第一五六章 遗惠

作者:闲听落花 前往目次

推荐浏览:神级龙卫婚路漫漫:老婆的欲望韩师长教员,情谋已久暖婚似火:顾少,悄悄宠娇妻狠大年夜牌:别闹,履行长!心动101次: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:老婆,你好甜特种女兵

2K小说网 fajreyamin.com ,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两人出来,城堡外,风悄悄的吹,月亮斜斜的歪在天边,星辉明灭,一派静谧安然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红茵了吗?”两人在一张长椅上坐下,卫桓看着盛夏问道。

    盛夏摇头。

    “红茵和小火同出一族,都是出自青丘红狐一族,红茵是红狐一族族长红山的mm,也是红狐一族中禀赋极高的几只之一。

    我救过红茵,好久之前了,在碰到你之前四五百年吧,我到蛛人的八卦村看一桩热烈,碰到被困在阵中的红茵,当时心境好,顺手救了她。

    以后她纠缠过我一阵子,说我救了她,救命之恩不克不及不报,要以身相报。”

    盛夏呃了一声,卫桓忙说清楚明了一句,“我跟她没甚么。她纠缠过我几次,我之所以没下杀手,是由于和红山喝过几次酒,后来传了信给红山,让他管束好mm,不然我就不谦虚,以后,她没再纠缠我,不过,如今看来,不是没逝世心,就是成了仇,她其实一向没能放下。

   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,我们被狙击时,有两位魔王,我漏算了,直到前几天,也没想明白那两位魔王是怎样到了我们山上的。

    前几天,我看到谈文那枚戒指,才想起来这个红茵。

    狙击我们的两位魔王,应当是红茵去请,又把他们送到我们山上的。

    红狐一族和魔界交往很多,他们还有一样借本家之血来往的秘术,当时我们后山上,是有几只小红狐,那两位魔王,应当是看到红狐一族的面子上,由红茵经过过程本族秘术,借我们后山小红狐的血,将两个魔王送之前伏击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小火?”盛夏神情微白。

    “嗯,小火应当是红茵抓了本族的小狐,抹了记忆,送到人界,人界魔鬼稀少。”卫桓顿了顿,“红山常说他这个mm聪慧之极,果真,她知道我送你到人界,就可以想到我必定会借助人界妖之手,来保护你,就送了小火过去。

    谈文那枚戒指,也是红茵的手笔,那枚戒指里渗了运丝,戴在某些血脉的人手上,就是枚荣幸戒指,她本来的计算,应当是认为你若在人界,必定不是常人,照她的心性,她认为你必定要做切切人之上之人,这枚荣幸戒指,能让戴戒指的人接近贵人,取得扶携提拔,取得机会,一路往上,没想到,还真是把谈文带到了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是带到你身边。”盛夏抱着卫桓的胳膊,头抵在卫桓胳膊上,她不知道这中心的神通弯绕,她只知道,她心里仿佛有甚么器械被撞破了,她对他有数的情感和迷恋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火没事吧?那个红茵呢?”盛夏低低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火没事,精血受损,要睡一阵子,红茵,被我杀了,捏碎了魂魄。”卫桓一只手揽着盛夏,语气轻淡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跟她哥?”盛夏呆了呆,杀了她,连魂魄也捏碎了,唉,就冲她弄了那两个魔王,确切算大年夜仇了。

    “今后有时间,我们去一趟青丘,当面跟红山说一声。正好,带你走走青丘,你还没去过青丘。”卫桓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亲mm吗?同父同母?”盛夏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嗯,宁神,红山还算明理。”顿了顿,卫桓轻笑了一声,“好便好,不好,杀了他,让小火当族长。”

    盛夏差点噎着,少焉又淡定了。

    嗯,也是,也好。

    “小夏,刚才你受的那记涉及,虽然说不至于伤及魂魄生命,可……”卫桓顿了顿,“就是那条巴蛇,受了刚才那记,也要鳞伤遍体,你居然毫发无伤。这中心必定有极大年夜的机缘和缘由,我们得去一趟无诺山,当面问问掌门,还有你师兄,你师兄走的那么干脆,或许是由于他知道这中心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怎样去?我也想去无诺山,还有妖界,你不是说我没法去吗?”盛夏一会儿精力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没法去,可如今,你这具肉体的强硬,跟我早年认为的,大年夜不雷同,你应当能遭受破开虚空的扯破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那甚么时辰去?”不知道为甚么,盛夏心里冲动急切的简直坐不住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管不论?”卫桓指了指城堡里。

    “噢!”盛夏懊悔的噢了一声,她忘了这事儿了。“得等这事儿有了眉目,我们俩如果走了,这事儿十有八九就黄了,还有若干没对出来?你能不克不及快点?还有,刚才打成那样,那些器械……”

    “器械没事,少一点也没事,一会儿等她们整顿出来,你歇着,我去理,明天就可以理出来,等这事上了轨道,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盛夏压下心里那份急弗成耐,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米丽、老常和曲灵,只求把客堂清除干净,这活干起来非常简单,坏的全扔出去,再找好的搬出去。

    谈文和邹玲、周凯三小我则忙着把飞的到处都是的材料归拢起来,满是肯定全不了了,能归拢若干是若干吧。

    谈文拼命护上去的电脑安然无事,这让谈文和邹玲两个,都认为万分光荣,只要周凯,慎重表示,谈文他管不着,邹玲不克不及如许,不论甚么器械,都没有邹玲的命要紧。

    粗粗整顿出来,虽然说天还没亮,可大年夜家都没有半分睡意,盛夏专注整顿方才归拢起来的材料,卫桓以一种出奇的勤奋姿势,在天亮没多久,米丽预备好早餐前,就大年夜略整顿好数据,交给了谈文。

    谈文和周凯、邹玲三人忙了一上午,大年夜体有了数,周凯找了辆小货车,拉上那一堆资估中的合同契约,邹玲跟在车上,卫桓和盛夏等人则坐了来时的观光车,出了庄园。

    盛夏回头看着那座和四周风景融为一体,乃至为风景添色很多的城堡,卫桓随着回头看。

    “烧了?”卫桓瞄着盛夏的神情建议道。谈文吓了一跳,刚要措辞,米丽捅了捅她,表示她别多嘴。

    “烧了太可惜了,留着吧,今后如果能地下,让人来看看那个骨坑,如果不克不及……总之留着吧。“盛夏想到那小我骨坑,下认识的寒瑟了下,挤到卫桓怀里。

    飞机落地滨海,盛夏下了飞机,就看到伸长脖子等在停机坪的周局,和周局旁边的孙瀚。

    看到卫桓和盛夏上去,周局匆忙迎上去,老远就笑道:“几位辛苦了,听说很顺利?”

    到欧洲机场时,盛夏就让周凯给周局打了德律风,大年夜体说了情况,见他这么问,笑着点了下头,看向卫桓,路上她和卫桓磋商过,照样卫桓出面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那群血鬼祸患极大年夜,他们的罪恶,说是那些人纵容出来的,也不克不及算太过,甚么钱不钱的,我和小夏半分用处没有,周凯说你们有效,全给你们,只一样,这些钱,要一分不剩全拿过去,谁如果敢为了私利,或是做甚么大好人,可别怪我不谦虚。”

    卫桓冷着脸,痛斥的半点不谦虚。

    周局一把年纪,当了十几年局长,十几年来,头一回象如许被人说孙子一样指着脸训,一张老脸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周局长别那个……”周凯想说别计较,一想纰谬,不克不及这么说,赶忙暧昧归去,一脸干笑接着道:“他们,最小的,也都上千岁了,那个,都是晚辈的晚辈,是吧,再说,都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站在周局逝世后的孙瀚,噗一声笑出了声,周凯这话说的,还真是,一群祖宗级其他,还都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卫老板说得对。”周局明智上是明白的,赶忙表态。

    “这事让谈文和邹玲牵头吧,还有周凯,你们肯定要插一脚出去,不然也不宁神对吧,这你们随便,我和小夏,空的时辰就之前看看。”卫桓根本不睬会周局的难堪难堪,接着说了几句,看向周凯道:“有事找小米。”

    不等周凯点头,卫桓拉着盛夏,径直往旁边的车子之前。

    他和小夏一样,焦急想到无诺山,小夏这具过于强悍的肉体的缘由,让二心里总有股挥之不去的恐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诺山后山一向安静的只要虫鸣鸟叫,盛夏揪着卫桓的胳膊,有几分恐怖的看着生气勃勃,处处灵气逼人的树木花草,和远处仿佛从云端飞泄而下的瀑布,和隐在云雾当中的青葱山岳。

    山路陡峭,鸟儿跳上跳下,全不惧人,时不时有一只两只毛色金黄亮闪的猴子,从树上荡到路边,满眼猎奇的看着盛夏和卫桓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盛夏抓紧上去,松开卫桓,时不时转身,和四周的鸟雀猴子打着呼唤。

    “这些猴子,寿数长的,也不过三五百年,它们不认得你了。”卫桓跟在盛夏逝世后,有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猴子能活几百年?”盛夏惊奇极了,这里是真实的长命之乡了。

    “嗯,无诺山灵气充分,各类生灵受灵气滋养,都比凡俗的地方灵秀长命,这里浅显处所的猴子,跟人世界差不多,也不过几十年的寿命。”卫桓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盛夏嗯了一声,往前跳了几步,转个弯,就看到棵缀满通红果实的低矮果树,忙几步冲到果树下,伸手摘了只果子,拿在手里,恍忽道;“这果子好象不克不及吃。”

    “是小师姑?”

    果树后,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只要二十来岁的清俊少年,带着丝丝欣喜,从盛夏看向卫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丹阳。”卫桓先和盛夏简介了句,接着看着丹阳道:“早年,你小师姑常说起你,果真聪慧。”

    “您过奖了。无诺山后山,大年夜约也只要您能如许悄无声气的出去,跟您在一路的,天然是小师姑。”丹阳恭敬异常。

    眼前的魔头,在三界联手围攻之下,不过戋戋两千年,就恢复如初,这份实力,他不敢不恭敬。

    “去跟你师叔说一声,我要见他。”卫桓显现丝笑意,看着丹阳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丹阳欠身准予,转身前,伸手将几只果子送到盛夏眼前,“小师姑吃这个吧,这个果子最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盛夏嗯了一声,拿过丹阳手里的几个果子,将方才摘的那只红果放到丹阳手里。

    丹阳笑起来,小师姑还跟早年一样。

    丹阳退后两步,转身不见了。

    盛夏拿起个果子,咬了一口,一股久背的熟悉滋味,在嘴里弥散开来,盛夏呆了一瞬,眼泪夺眶而出,将果子托到卫桓眼前,“我吃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早年最爱好吃这个,这果子只生在无诺山顶,那边你上不去,丹阳每次去山顶,都要几个果子给你,你常常和我说起丹阳。”卫桓揽着盛夏肩膀,温声和她说着早年。

    盛夏果子没吃完,就看到李林一件长衫,从虚空中徐行而来,落在盛夏眼前,将她细心打量了一遍,才看向卫桓。

    “失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带小夏破虚空而来,你知道她能过去是吧?我和小夏都想知道怎样回事。”卫桓眯眼看着李林,语气极端不善。

    “到那边措辞吧。”李林指了指那棵果实累累的果树。

    果树下不知道甚么时辰摆了石桌石凳,桌子上摆着茶具,旁边一壶水冒着水泡。

    李林沏了茶,放了盘果子在盛夏眼前,“这些也是你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卫桓抿着茶,看着垂着眼皮喝茶的李林,等他措辞。

    “我的出身,你应当知道。”好一会儿,李林放下杯子,看着卫桓道。

    卫桓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夏是我明日亲的mm,同父同母。”李林看向盛夏。

    盛夏呆了一呆,倒没有太多不测,她一向有一种李林是亲人的感到。

    卫桓惊诧。见盛夏一脸淡定,知道她不知道李林这话意味着甚么,看着盛夏解释道:“五千年前,这片大年夜陆只要一个帝国,称为神国,神国历代都是女帝,传说帝族一脉,是神的后裔,他是神国末代女帝的儿子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卫桓悄悄抽了口气,看向李林,“这中心有甚么隐情?”

    “嗯,母亲怀上小夏的时辰,父亲动员宫变,囚禁了母亲,是青玄师叔接走的小夏,当时,神国国势强大,为了欲盖弥彰,青玄师叔抱着小夏,躲到浑沌之地,过了百年才出来,只说小夏是路上捡到的弃婴。”

    李林声调陡峭,“神国后来支离破碎,直到如今。父亲雄才大年夜略,手段心计俱是上上,跟在母亲身边参与国事几十年,本来不该如此不济。”

    “神国国宝,在小夏身上?”卫桓曾经明白了,盛夏也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那个逼逝世她和李林的母亲,当上皇帝的父亲,之所以没能保持住宏大年夜的神国,是由于他没有神国国宝,那个国宝,在本身身上,可她身上哪有甚么器械?她甚么也没有!

    “嗯,我一向不知道,直到前几天从人世界回来,去问青玄师叔,青玄师叔才说,当时母亲整顿了一个储物袋给小夏,进入浑沌之地之前,青玄师叔将储物袋封在了小夏手掌里,以后再没提起过。

    国宝须得认主以后,才能带走,母亲把它给小夏时,它就在护卫小夏,你们被伏击时,小夏逝世活一线间,国宝启动,如今看来,它大年夜约和小夏这具肉体融为一体,你封印小夏的记忆在前,如今,你要想解开这个封印,却要先破建国宝的保护,国宝是神器,要破开它,你也不可。”

    李林声响迟缓。

    卫桓渐渐吐了口气,只需小夏安然,其他都是大事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,我一向在思虑这件事,只怕小夏要修行,也得先破开神器的护卫,或是,想办法把神器析离出来,我还没想出安然的办法。”李林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解不开封印,不是大年夜事,过往的记忆,我可以带着小夏,再逐一走一遍,至于修行,”卫桓看向神情呆怔的盛夏,“早年她修行,也不过是为了永生,如今有了神器的护卫,大年夜约是能永生的了,修不修行,小夏如果不在乎,我更不会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你如今很好。”李林看着怔忡的盛夏,温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盛夏心里说不出甚么感触感染,嗯了一声,眼泪掉落上去了,“我没事,就是……我没想到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哭就哭一会儿吧。”卫桓站起来,抚着盛夏的肩膀道。

    盛夏头抵着卫桓,好一会儿,抬开端,强笑道:“我没事。你一向都知道?”盛夏回头看向李林。

    李林浅笑,“你是我亲mm这件事,从青玄师叔把你抱到山上那天起,我就知道,掌门也知道,也只要青玄师叔,掌门,和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也不宜为外人知。”卫桓接了句,再看向盛夏,“你是想在这里住一阵子,照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妙还好吗?”盛夏迟疑了下,看着李林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很好,在冬眠。”李林声响平和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。”盛夏站起来,“我想到神国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卫桓准予的极端爽快。

    李林随着站起来,伸手抚在盛夏肩上,温声道:“甚么时辰不想跟他在一路了,就回来,哥哥一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卫桓眉棱跳动,强忍着才没一脚踹向李林,就算他是小夏的哥哥,他照样自始自终的憎恨他!

    李林站在果树下,看着卫桓握着盛夏的手,越走越远,直到看不见了,才转过身,往后山归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逝世后第三年,神国首都被叛军攻破,纵火焚城,以后的新朝,将城往东移了十里,如今,神国旧都旧宫殿,都只要些残砖断石了。”

    卫桓握着盛夏的手,一边走,一边和她说着早年的往事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的陵墓一向由无诺山祭奠照顾,我们先去拜祭陵墓,再去看看神国旧都和如今的新城,怎样样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盛夏握着卫桓的手,抬头看着他,“以后去你的山上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,是我们的山,我们的家。”卫桓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然后就要归去了,等归去时,周凯他们说不定曾经把钱都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去哪儿,我们就去哪儿。”卫桓准予的极端干脆。

    他的家,就是跟小夏在一路的处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个小故事,就到这里了,算是第一部分吧,前面还会有第二部甚么的,会写完了一路放下去,临时告一段落吧。

温馨提示:偏向键阁下(← →)前后翻页,高低(↑ ↓)高低滚用, 回车键:前往列表